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公司 > 人物

泰昆重生,梁建疆先生這樣說

置之死地而后的重生,是一場修心之旅

梁建疆先生身體各項指標都非常好,他對自己的健康很滿意,也很驕傲地向朋友們炫耀。要是回到2年前,那可能是他最難過的時候,IPO受阻、現金缺口高達幾個億、還有禽流感爆發導致的企業巨額虧損,一項一項的打擊接踵而至,一下把他身體給擊垮了,他甚至有了把心愛的企業賣掉淡出江湖的想法。

老天沒有給他頤養天年的機會。梁建疆先生所掌管的新疆泰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昆”),2018年開始了新一輪的股權改革,集團在四個板塊分別拿出21-33%的股份,各事業部核心管理層及骨干145位合伙人入股成為事業共同體,加上2016年開始做的轉型、聚焦和突破等工作,2018年泰昆實現凈利潤1億元以上的好成績,用“置之死地而后生”來形容泰昆一點都不為過。展望未來,梁建疆先生對泰昆的“3211戰略”已成竹在胸。

2014年我們曾專訪過梁建疆董事長一次。5年之后,在2019中國農牧CEO、CTO俱樂部夏季峰會(新疆站)上再次與他深聊,感受更多的是他內心的變化,用他的話說是“去掉了人欲,回到了道上”。

az-01.png

 新疆泰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梁建疆董事長(圖)

談愿景

農牧前沿:距離上次采訪您已經過去了5年,當時泰昆集團提出的愿景是做全國最優植物蛋白供應商,現在這一愿景是否有所改變?

梁建疆先生:針對油脂板塊,我們做全國最優植物蛋白供應商的愿景沒有改變,但是有升華!現在集團對飼料、油脂、禽業、豬業四大板塊提出的要求是做最受尊重的農牧企業集團。能夠把棉籽蛋白做成最優的植物蛋白,本身就是對行業的貢獻,是受人尊敬的,并不矛盾。

農牧前沿:泰昆朝向全國最優植物蛋白供應商目標奮斗的5年中,取得了哪些成績?

梁建疆先生:油脂板塊過去5年主要解決了聚焦的問題。王成總裁的報告也提到,首先泰昆現在就聚焦在棉籽上,砍掉了中小包裝調和油及油葵加工業務。專注棉籽加工的同時我們更加聚焦棉籽蛋白的開發。其次是提質。泰昆已經把棉籽蛋白從當年的50%提高到了現在的60%、65%,下一步計劃達到68%。同時棉酚已經降到400ppm以下甚至可以降到更低,達到食用級200ppm也完全可以去挑戰。第三,泰昆這5年真正踐行了三個價值理論——價值采購、價值加工、價值營銷,基礎打得更加扎實,做到了先優先強而后大,下一步我們可以考慮適度擴張。

農牧前沿:2018年推出的60%高蛋白棉粕,這個產品在市場上的反饋和接受程度如何?

梁建疆先生:2018年60%的高蛋白棉粕主要被海大集團采購,市場上賣得很少。今年加工的多一點,但營銷是我們的弱點,很多客戶還不了解我們的產品。就像毛主席所說:凡是新生事物都會遭到打擊。不過我相信我們的產品,海大大量使用就是最好的證明,如果不好,他們肯定不會用。常規料海大用50%的棉籽蛋白,高檔水產料用60%的棉籽蛋白,他們用得非常好,而且今年的形勢對他們絕對是助力,豆粕漲價的時候他們非常坦然。

農牧前沿:60%棉籽蛋白和50%棉籽蛋白相比,優勢在哪里?

梁建疆先生:60%和50%的棉籽蛋白相比,就跟黃金的純度一樣,首先蛋白含量更高。其次,消化吸收好,特別對于特種水產動物,粗纖維低,消化吸收率就會更好;增加可選原料的多樣性,飼料配方中的氨基酸更加平衡;尤其是含硫氨基酸、谷氨酸、精氨酸等含量高,誘食作用顯著。第三,補充蛋白,降低配方成本,用于高端水產與蝦特料,可替代部分動物蛋白及大豆濃縮蛋白等。第四,提高加工效率改善飼料性能,特別是生產膨化料,完全實現超微粉碎,降低能耗,提高生產效率;容重低,膨脹率高,油脂吸附性好,粘接性強,能夠有效改善飼料性能。
價格是隨行就市,始終是比豆粕劃算。特別是50%蛋白,使用要比豆粕劃算,而60%蛋白比魚粉、大豆濃縮蛋白等更劃算。
另外,農業農村部飼料工業中心劉嶺博士研究表明,一是原數據庫中棉粕的消化能、代謝能和凈能值評估明顯偏低。二是棉粕近幾年的工藝改進,蛋白溶解度提升較大,其蛋白質及氨基酸消化吸收率較原有提升15—20%。

農牧前沿:為什么提出是受人尊重的企業呢?比如一流、優質等,還有很多其他的名詞可以用。

梁建疆先生:提出受尊重的核心原因有兩點,首先是覺得要給農牧企業爭口氣。今天上午姚民仆先生在報告中也提到之前蘇丹紅、瘦肉精、三聚氰胺等事件讓整個農業企業蒙羞,上市時證監會覺得農業企業是造假集中營,對農業企業的看法有偏見。外界不尊重你,對行業有誤解,就需要我們來努力,來改變這一偏見。
對內來說,我的價值觀認為,賺錢不是我最急需的,做最大也不是我急需的,受行業尊重,受別人尊重,比掙更多錢更有價值。我個人喜歡負激勵,越打壓我就越容易成長。別人覺得中國農業企業或者新疆的企業不會有一個太高層次的企業出來,人們越瞧不起,我們就要更加努力,讓別人瞧得起。包括我的員工也是一樣,他們也需要得到尊重。去年首批加盟的合伙人養豬場長,最年輕是1992年出生的,已經有兩年的場長經歷了,這些都是我們的合伙人,他們現在的待遇、條件上都不差,會有成就感,在家人、同學、同行面前也會有自豪感。

農牧前沿:泰昆不希望把企業做到最有錢或者最大嗎?

梁建疆先生:有錢對于做企業來說雖然重要,但它一定不是最重要。王陽明先生說修心要在事上練,所以事比錢重要。但是現在很多企業,包括管理者、員工都本末倒置,把錢看得比事更重要。第二,比事更重要的是人。事在人為,人肯定比事重要。第三,比人更重要的是心。有人說員工難管,其實是心沒管好。如果老板心正,我相信正能量的員工會被你吸引,心在企業里就是企業文化。企業文化真正要做到員工認同,要從內化于心,再外化于行。比心更重要的是什么?中國叫“道”或“天道”,西方叫規律,老百姓叫天理,所以道家講要“存天理,去人欲”,尊師重道的規律是:道 → 心 → 人 → 事 → 錢,“道”決定所有的一切。你不在道上走,短期可以掙錢,甚至掙很多錢,但留不住,企業走不長。泰昆因為已經走在道上,所以在今天這個逆境環境下,效益反而倍增。做最受尊重的農牧企業就是在追求道的源頭。

az-02.png

談IPO受阻

農牧前沿:2018年及2019年泰昆經營業績如何?

梁建疆先生:2018年泰昆全年實現經營利潤1億以上,其中飼料銷量60萬噸;棉籽加工及銷售47萬噸;銷售禽肉2.5萬噸;出欄仔豬及商品豬12萬頭。2019年上半年已實現利潤1億元以上;其中:飼料銷量35萬噸,育肥反芻取得較大突破;榨季棉籽加工50萬噸,棉蛋白生產加工取得突破;禽產業銷售禽肉產品1.4萬噸;豬產業出欄仔豬及商品豬10萬頭以上。

農牧前沿:泰昆這兩年做得這么好,為什么IPO還會受阻?

梁建疆先生:泰昆兩次IPO受阻,2011年一次,2017年一次,前后差6年,兩次都撤回,我個人認為,從道的角度來講,當年就是人欲重。集團上下都想上市,想發財,人欲重,導致那兩年業績都在急速下滑,所以我們才提出要存天理,去人欲。這是看不見的因素。
看得見的因素是確實外部市場有調整。特別是2017年,油脂加工和禽板塊在轉型過程中出現了虧損,比如禽板塊從白雞轉到黃雞,又恰好遇到禽流感,雙重壓力下這個板塊就虧損了3000多萬,導致上半年盈利達不到證監會要求,這是其一;第二,2017年證監會“姚剛事件”出來以后,對農業企業要求更加嚴格,寧可錯殺一千,絕不放過一個。兩個因素疊加,我們就撤回來了。欲望下來了,老天也開始幫我們。

農牧前沿:2017年IPO受阻對泰昆來說是一次難關嗎?

梁建疆先生:泰昆到目前來說遇到的危機至少有4-5次,禽流感三次,上市受阻2次,以及之前總裁辭職等,都給泰昆帶來了巨大的挑戰,但就我個人來說,最嚴重的還是2017年這次。
當年因為想上市,募投了2億的資金項目,后來上市沒成功,基金到期要歸還,多投了2個億,又要退還2個億,現金流一下出現巨大困難,還有前面提到的連續兩年利潤很低。再加上我覺得年齡大了,心里覺得亞健康也有點嚴重,也萌生把企業跟其他企業合作退出江湖的想法等。所有種種讓內心把2017年的困難放大。當年我們差點就被別人收購,后來老天幫助,否則就沒有泰昆了,你說是不是最大的危機。

農牧前沿:泰昆還會沖擊IPO嗎?

梁建疆先生:有可能。泰昆2017年上市受阻后,2018年我們做了最后一次股改,實現了合伙人制度,把集團拆分成四個板塊四個事業部公司,每個板塊拿出21%-33%的股份分給145位合伙人。
股改我們請了北京一家咨詢管理公司,先自上而下定了頂層設計,再自下而上確定崗位股權,最后報到董事會審批。這套股權激勵體制是動態、可持續的,既可以保持新人加入,也確保以后離開的人、退休的人的退出制度。在事業部合伙人的股權做到“股隨崗定,崗變股變,人離股退”當然,對集團核心層的人退休時將保留50%股權,兼有人性化的考量。
2017年的泰昆內外交困,你必須得給泰昆找一條出路,轉型、突破、聚焦就是我給泰昆找的出路。今天你看我們轉型非常成功,但中間過程是痛苦的,交了巨額的學費。今后哪個板塊成熟,根據發展需要再順勢而為的上市。

農牧前沿:為什么會進行股權改制?

梁建疆先生:泰昆很早就提出分享的理念。實際上泰昆2009年就做過股權改制,那時面積沒有那么大,沒那么科學。首先還是圍繞我們的愿景,做基業長青的企業,做最受尊重的農牧企業。其次,我們提出奮斗者為本,向華為學習,成就員工,光我有股份,他們沒有,就不可能一起并肩戰斗。舉例來說,改制以后,今年春節養殖事業部的總經理和核心主管都在豬場、雞場過年。以前每年過完年我還要把老總們聚到一起開個收心會,今年完全不用,初四初五他們都聚到一起,研究年后的工作及規劃。股權改制以后,大家從給大股東干變成給自己干,同時還提升自己信心,要做奮斗者。奮斗者要有貢獻,不是索取,這就把企業活力循環起來。我在泰昆提出企業三循環理論:作為企業要成就員工,員工去成就客戶,客戶自然會回報企業。回顧這幾年,這樣做對我們非常有益,業績就是最好的證明。想上市的時候全部想著自己發財,欲望這東西,都是自私的一種表現,至少那個念不對。

談機會與挑戰

農牧前沿:泰昆的下一個五年計劃可以透露一下嗎?

梁建疆先生:泰昆提出了3-5年的“3211戰略”,簡單來說是麻雞養殖3000萬羽,飼料銷售200萬噸,棉籽加工100萬噸,生豬養殖100萬頭,形成以棉籽加工、飼料生產、豬禽養殖及食品加工于一體的畜牧產業集群。其中飼料除了自然增長的豬禽料外,泰昆將重點主打反芻料,下一步將做發酵飼料。區域上,除了新疆,下一步是走向全國,目前我們已經布局了甘肅和湖南。生豬方面,目前泰昆生產能力已經可以做到50萬頭,明年就可以出50萬頭,后年估計能到70萬頭。棉籽加工方面,今年已經做到50萬噸,下個榨季能接近65萬噸,如果再擴2個工廠,就能做到100萬噸。再擴建2個工廠并不難,一南一北我們都有了目標,也不排除跟別人合作,或者到印度、巴基斯坦、烏茲別克斯坦等國外去建廠。

農牧前沿:國家對一帶一路政策的推進,對泰昆來說有哪些機會?

梁建疆先生:巨大的機會。首先是原料資源優勢,周邊國家土地面積遠遠大于新疆,哈薩克斯坦有270萬平方公里,大部分都是耕地,新疆只有160萬平方公里,卻大部分是沙漠。周邊國家主要是農產品不好賣,現在降成零關稅,原料就可以進來。第二,周邊國家主要都是食肉消費習慣,當他們地方養殖業發展起來后,消費量也會增加,市場也會變大。第三,前面也提到,泰昆可以把自己的技術、設備帶到周邊有資源的國家,如印度、巴基斯坦、烏茲別克斯坦等,在當地建廠加工優質農產品,再把農產品拉回國內,甚至拉到沿海去。沿海特種水產更需要我們的高蛋白棉粕。

農牧前沿:泰昆在軟性投入上的情況如何呢?比如研發、人才等。

梁建疆先生:以前我們會做一些投入,但投入還不夠。未來泰昆要在三個方面都發力:第一是研發,過去不敢投入是怕失敗舍不得,現在要多在產品研發、設備研發、工藝研發上下功夫。第二是人才。泰昆要把國內甚至國際最優秀的人才引進來,只要對產業有幫助,如果不需要來新疆,可以配置在內地,來解決我們人才引進問題。第三是培訓。再好的東西做不到位或員工不會做,都會打折扣。過去我們對培訓雖然重視,但和未來目標相比也有差距。

 

頂一下
踩一下
分享到:
總計評論數查看評論
用戶名: 密碼: 登錄發表 匿名發表

友情鏈接

Copyright   畜牧大集網   2008-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12319號-1  xmdj123.com

北单总进球